明升棋牌娱乐

行业新闻Industry News

2020,基层医生的六个愿望

日期:2020-01-03

说实话,2019年太难了。

好在马上就快结束了。

而新的一年就在眼前,作为基层医生,真心希望能有改观。?

负担真的能减下来

基层负担太重,已经引起了顶层的关注。

2018年底,总书记批示强调“2019年要解决一些困扰基层的形式主义问题,切实为基层减负”。2019年3月6日,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明确提出将2019年作为“基层减负年”。

为贯彻落实上述指示和通知,国家卫生健康委1月和4月专门调研,实地了解基层和医务人员不合理负担情况,在此基础上多次研究讨论,起草并向社会发布了《关于印发卫生健康系统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措施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通知》坚持问题导向,围绕规范督查检查考核调研等活动、统筹材料收取、加强信息化管理、精简会议文件、减轻医务人员不合理负担等5方面制定了19项为基层和医务人员减负措施。

然而,从这一年的深切感受来看,基层负担似乎并没有明显减轻。特别是在反复报表、反复健全完善签约服务资料方面,似乎一切照旧。所以,能不能真正起到减轻基层负担的效果恐怕还需边走边看。

新的一年,希望在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方面再加力。

服务补助能及时足额到位发放

2019年7月初,随着河南省通许县村医补助被克扣引发村医集体辞职事件被媒体曝光后,国家要求各地自查申报和积极整改,结果表明还有一些地方并没有整改到位。直到10月、11月仍然有媒体反映村医补助没有到位。

那么问题出在哪里

笔者曾经专门写过文章分析《为何村医得不到应有的补助?》,指出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是公卫考核缺乏具体标准;二是乡村一体化被误解误读,卫生院管理权限扩大;三是考核方案、方法不科学。

建议:

一要进一步完善政策,尽可能使政策符合当前基层实际。

二要改进考核方案与考核方法。建立政府引导,市场驱动的积极有效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考核机制,认真研究,切实解决目前家庭医生签约服务中存在的现实问题。考核办法尽可能明确具体,避免乡镇卫生院兑现补助时的随意性。

三要加大稽查力度,对肆意克扣乡村医生补助的行为依法依规严查快处。 2019年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补助资金已经调整到69元,除了新增项目按原渠道将补助拨付给干活的人外,原有12类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继续以保障乡村医疗机构从事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为主。

2019年7月,? 财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医疗保障局、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印发了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等5项补助资金管理办法的通知(财社〔2019〕113号)对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补助资金、医疗服务与保障能力提升补助资金、基本药物制度补助资金、计划生育转移支付资金和重大传染病防控补助资金制定了五个管理办法,并决定自9月1日起实施。

其中提出讲求绩效,量效挂钩的资金管理原则,明确转移支付资金实施全过程预算绩效管理,建立绩效评价结果与资金分配挂钩机制,以提高转移支付资金使用效益。规定,转移支付资金依法接受财政、审计、监察等部门监督,必要时可以委托专业机构或具有资质的社会机构开展转移支付资金监督检查工作。

对于各级财政、卫生健康部门及其工作人员在资金分配、监督等管理工作中,存在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等违法违纪行为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财政违法行为处罚处分条例》等国家有关规定追究相应责任;涉嫌犯罪的,依法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因此,希望新的一年不再出现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究的现象,以至于各地频频发生村医补助被克扣案(事)件。

养老能够真的有保障

乡村医生养老是一个历史遗留的问题,也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正因为这样,很多地方在解决时总是将这件事当做“痼疾沉珂”来办理,总是缺乏担当精神和创新意识,即使中央已经下发了很多文件,但很多地方往往以“文件很宏观,难以落地实施”为理由迟迟不能落实。

实际上,从当前形势来看,乡村医生问题已经成为影响乡村振兴、农村三级医疗卫生服务网网底不稳的非常严峻的现实问题。

一方面村医青黄不接,老而不能退,退而无所养,新生力量缺乏,没有年轻人愿意当村医,即使有人愿意进也进不去。另一方面从数量看,乡村医生总数呈现快速下降的趋势,最根本的一个问题就是乡村医生养老问题没有得到很好解决。

从一些已经拿出解决意见的地方政策来看,乡村医生养老补助标准仍然显得太低太少。新的一年期待这一问题能够得到较好改观。

能看到更光明的前途

第四个期望就是希望乡村医生能够看到一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未来。也就是能够在政策设计方面给乡村医生一个越来越宽阔的上升通道,让学医的年轻人在去了基层做了乡村医生后,能够有一个比较通畅的上升通道。

而不是即使再努力再上进再优秀,永远只能是一个农民身份的村医,即使被乡村一体化了,也仅仅只是与所聘用的镇卫生院签订一个“聘用合同”成为乡镇卫生院的“临聘职工”,拿着临聘职工的工资待遇,依然无法享有正常干部工人的养老待遇。一旦遇到医疗纠纷或事故、工伤工亡仍然难以被认定,还必须自己承担医疗损害赔偿。

新的一年,乡村医生希望能够真正“转正”,去掉“临聘”两个字,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卫生院职工,或者能够看到自己有一条更加光明的上升通道,能够看到未来希望。

医疗执业环境能再好些

过去的2019年,尽管从媒体公开报道看,似乎暴力伤医事件要明显减少,发生在乡村医生身上的医疗纠纷也少了很多,但也并没有绝迹。不久前,就有一位乡村医生催促村民尽早体检而被村民当场杀害。

还有多少乡村医生依然在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的环境中行医,担心一旦发生疗效不满意或医疗意外而给自己惹上麻烦。

新的一年,希望社会能够有更多的理解和宽容,即使有了纠纷,都能好好商量,商量不成能够走法律程序解决。

两个允许能够真正落实下来

2013年11月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建立符合医疗卫生行业特点的人事薪酬制度”。

2016年8月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在北京召开。会议指出,广大医务人员是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主力军,要从提升薪酬待遇、发展空间、执业环境、社会地位等方面入手,调动广大医务人员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

医疗行业培养周期长、职业风险高、技术难度大、责任担当重,应该得到合理的薪酬。要尊重医务人员的劳动成果和辛勤付出,提高医务人员的薪酬水平,体现多劳多得、优劳优酬。

这方面改革的步子可以再大一点,允许医疗卫生机构突破现行事业单位工资调控水平,允许医疗服务收入扣除成本并按规定提取各项基金后主要用于人员奖励,同时实现同岗同薪同待遇,激发广大医务人员活力。

此后,人社部专门发文要求落实会议精神,特别是“两个允许”。

2018年3月,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出台《关于做好2018年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工作的通知》(国卫办基层函〔2018〕209号),要求贯彻实施《关于完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绩效工资政策保障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工作的通知》(人社部发〔2018〕17号),提升全科医生工资水平,使其与当地县区级公立医院同等条件临床医师工资水平相衔接。

2018年8月27日全国医改电视电话会议召开。会上,孙春兰副总理在讲到医务人员待遇时,脱稿强调,有的地方存在落实习总书记“两个允许”不到位的现象,不允许医务人员待遇高于其他行业......下一步要想办法落实,把“两个允许”落实要到位!

而这种现象最突出的就在基层。有的地方不但“两个允许”落实不到位,而且还将为单位干部职工在元旦、春节、清明、五一和端午等法定节日假期值班发放的值班补贴按照违纪资金予以追缴并对院长给予纪律处分。

希望新的一年这种情况能够真正得到改变。

2019年11月22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基层司为巩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成果,举办了“倾听基层声音”主题报告会。

2020年,希望上面能够听到更多基层的真实声音并能够为基层做更多实事。

上一条:健康中国 公立医院大有可为     下一条:基本医疗法草案提请四审,泄露医疗信息或被责令停业!